聲明 : 此篇文章為轉貼文章 !  原文位於台灣論壇 - KUSO小說
作者 : 支持民族主義 ( 台論名 )

前言

這則小說,既非超搞笑也非很抒情,喜悲參半,虛實也參半。

角色

我:
葉阿倫,住在台北縣土城市金城路…(喂),一個平凡無聊的私立高中生。
喜歡打薄卻不喜歡抓頭髮,功課是學校同級前100名,目標輔大外文,而且我一點都不宅。
故事的最大配角,在學校住宿,因而認識一隻小狗,而發生這些故事。
做事有誠信,長得很帥,又很挺拔,曾經參加籃球校隊。(第四行整行為大噓)

學長:
陳阿哲,比我大一歲,說話很台又帶有髒話,宿舍中跟我同寢,平時的興趣是上裸穿四角褲,
一邊吃泡麵一邊看著A片問我要不要來研究的人(除了這些之外他一點都不糟糕,真的)。
喜歡抓頭髮,臉上痘痘不少,戴著細框眼鏡,一臉宅,沒有女朋友,功課不好,有點不負責…
故事第二大配角,雖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小狗:
靠北(這不是罵髒話),我的小狗…嚴格來說這狗是被丟給我養的,是故事最大男主角。
小型狗,捲毛,米白色,微胖…看過AIR的直接說波特多應該就知道是什麼樣子。
主人是我但是又好像不算數,他前主人也沒有授與給我養育權…所以應該算是有養主的孤兒狗。
至於他的品種我一直想查,卻又每次都忘記…是一隻很皮的狗。

婷:
同級隔壁班上的一個女生,溫文儒雅、亭亭玉立、長髮飄逸、身材姣好…
好吧,概括之,真的是一個好女孩。

其餘角色省略。

正文

在一個好眠舒適的夜晚,我正在跟周公聊天。

「碰嚨碰…」
我聽到泡麵櫃倒下來的聲音。

「噢…媽的…」
我聽到學長的哀嚎聲。

「汪!汪汪…」
奇怪,我沒聽過這個聲音啊!該不會,學長撞到頭摔成狗了!

「學長!學長!你沒事吧!」我趕到事發地點對著一堆倒得亂七八糟的泡麵喊道。
「先別管我,你看這個。」泡麵中伸出一隻手,招手把我叫去。

沒什麼啊~只不過是一隻小狗嘛,長得也沒有說很值錢…
咦!?不對啊!
「學長!這裡是宿舍耶!你怎麼帶狗…」
「噓!被舍監聽到我們就死定了!剛剛我偷溜去SEVEn看到的…」
「那你怎麼把他帶回來了?」我鎮定地問。
「牠會被欺負。」學長低頭道「我看他這樣子好像會被大狗欺負,所以我就帶回來了。」
「好吧,看不出來學長你真有愛心…不對吧!那他的伙食、排泄跟睡覺怎麼辦?」我緊張地問。

我跟學長沉默了一分鐘。

「學弟」
「啊?」
「學長…向來沒有你聰明。」學長忽然抬起頭,雙眼凝視著我。
「這句話的意思是…」
「來來來,我們一起想辦法。」學長對我笑,這種感覺很不好…
「不對吧?你都沒想好就把狗狗帶回來,還牽拖我一起想辦法!我看你把他放回去啦!」

學長又沉默了一分鐘,他居然低頭對著狗兒哼起歌了…

『最愛你的人是我…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算了,反正很久沒有用腦了。

「好啦好啦,幫你想就是了嘛!耍什麼悲情…」

【是誰!在那裡作什麼啊?】

完蛋了!是舍監!

*嗶!舍監,老頭神奇寶貝,興趣是看成人片卻又不敢承認,自以為很有權威的頑固老頭。

這隻狗兒也不算很小,藏不住啊!
跟學長對看了一眼,想說完蛋了…來不惜隱瞞就被發現,世界最可笑的事情莫過於此啊。
看來跟這隻狗狗是無緣了,多看看他幾眼,準備跟他無辜的臉龐說再見…

說時遲那時快,學長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一個黑色長方扁型物體往前滑去!
學長他的表情告訴我他的心理在流淚!他到底丟了什麼!
只聽見舍監的步伐突然停止,撿起了黑色長方扁型物體…

【高樹馬麗亞…嗯,這個版本好像沒看過…】

學長,你對這隻狗的貢獻是如此的偉大!
不禁拭去一把眼淚,雙手壓住學長的肩膀說
「學長,這個忙我幫定了!」
*(乖小孩以上看不懂的可以略過,總之學長解圍了。)* 
隔天

「阿倫,我找到藏他的地方了!」學長興奮地說
「是喔?在哪?」我狐疑道
「來來快跟我來,我帶你去看。」

走到了宿舍後面…在左邊數來第二棵樹下的土堆被挖了一個大洞。

「這…學長你有必要把他活埋嗎…?我知道他是個小負擔,可是他他他」我緊張說道
「靠北喔,誰要跟你活埋,我已經找工程組的阿邦來幫忙做水泥小屋啦!」學長道
「你什麼時候要叫阿邦動工?」我問
「明天下午啊!大家社團,我跟阿邦翹課來幫忙~」學長對我笑一笑
說真的看不出來學長那麼有心,我以為又是跟生死格鬥那片一樣為了看乳搖的三分鐘熱度。
「好!學長要來幫忙,我做學弟的也翹課來吧!」我也笑了

在和煦的日光下,三人辛苦地幫這隻小狗做了一個隱密的高級水泥狗屋。

「呼,終於完工了~學長,那狗屋的名字是?」我問
「呀,說到名字,都還沒幫小狗取名字呢!」阿邦說
「我暫時不想幫他取名字。」學長突然安靜了下來

「為什麼?」阿邦問

我大概猜得出來,因為學長很清楚知道這裡是學校宿舍,
當秋天一到,學校這邊的樹木就會進行修剪,何況這種水泥屋有誰會笨到看不見?
或許,隨時都會說再見也不一定…
汗滴從學長的鬢角滑落到臉頰…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那麼沉重的表情。
累積很大顆的汗水,滴落在一塊即將被刻成小狗名牌的石板上。

「這塊先保留吧。」學長說

「走走!阿邦我請你吃滷肉飯!」我趕緊打破僵局
「嗯!真的?」
「真的真的,走啦!」

我先把阿邦推開,但是眼尾餘光卻還是看得到學長蹲在那邊,
他正在掙扎吧…

「汪!」狗兒出聲了。

這節社團課,好漫長。

晚上回到宿舍,看到學長坐在小沙發上看電視。奇怪的是,他好像在看新聞!?

「學長…你平常不是都吃泡麵看成人片嗎…?」我狐疑問。
「靠北喔!我是偶爾不能關心時事就對了啦!」學長瞪我
「哈哈,這樣最好,要不然我會被電視吵死~」我大笑道。

正當我要轉頭離去的時候,我發現小狗也在他旁邊看電視…
也許是因為這樣他才沒有那個慾望吧,哈!

打開廁所門…一個物體在我面前出現!
那是什麼!當我靜靜地打開電燈想看清楚,卻發現廁所燈壞掉了!
不太敢靠近,只怕他在我走進去就把我的小腿咬斷了!
但是我又很想小解…又據說不乾淨的都會藏在廁所…
好!我這時相信大家的神明都會保佑我,我轉頭拿了手電筒,
準備對這充滿黑暗陰森的地方看個清楚!即使慘綠色的光跟陰風在旁邊作祟…
我還是鼓起勇氣!

打開手電筒照向那一個恐怖物體!
嘴中大唸:嗡吧咩嗎咪哄!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
是鬼怪嗎?還是妖魔?我都不會害怕,口袋有著我外婆給我的護身符
眼睛一睜!!萬光乍現!!
注視一看!我看到了…

一袋寶路。

「欸!學長這邊這個什麼寶路啦!你為什麼要放在廁所啦!」我大喊
「靠北喔,阿不然我要藏哪裡,還不是都會被那老頭看到!」
「你不要一直罵靠北啦,很難聽耶!你這樣難怪交不到女朋友啦!」我回
「靠北喔!我要不要交女朋友是關你什麼事情啦!」學長大聲
「好啦,不要鬧了,那寶路多少錢啊?」我問
「很便宜啦,我自己抓回來我會自己負擔。」

「我要先睡了喔!」我報備一聲
「嗯,快睡,歐歐睏,一眠大一寸…」學長在敷衍我,明明眼睛正在看漫畫。

隔天早上起來…學長已經不見了!
我睡過頭了嗎?為什麼學長沒叫我!
不對啊,現在才五點…學長去哪裡了?
我看到小沙發上有一張紙條…

『給阿倫:學長我家裡本身有欠債,今天討債公司已經追到我們家了…
     我必須跟家裡一起跑路,舍監問我去哪裡就跟他說我去中輟。
                    By學長』

什麼!?中輟!?這叫我怎麼開口啊!


「早晨集合早晨集合!」舍監的老嗓又在那邊吼

「咦,那個啥的啊…陳賢哲呢?」糟糕,舍監果然發現了。
「…」我故意不作聲
「葉同學,你跟他同寢的吧?他去哪啊?」舍監把眼鏡往上推,看了我一眼。
「他……他去一阿喔屋阿咧姆…」故意呼弄他…拜託我怎麼能說他去跑路!鬼才信!
「啥?」舍監的耳朵靠近我…
「他…他去中輟。」

「啥!?他親口說他要去中輟!?」舍監的老眼睜得很大
「嗯…」我低著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嗯,好吧,我知道啦。」舍監說了就走了

不會吧!這老頭聽到自己房客中輟就放他走?好歹你也是學校人員吧…

上了一天課,回到宿舍…
打開門第一眼看到的是小狗!
媽啊!嚇了我一跳!學長這傢伙居然把狗丟在這人就跑了!
我要怎麼辦啊我!

驚嚇之餘…嘴巴不小心說了一句:「靠北…」
看來我被學長感染了…
小狗還是跑過來跟我撒嬌。

後來忙著收拾書桌,突然手機響了,是阿邦打給我的…
手忙不過來,就按下免持聽筒跟他講話。
「靠北喔!聽說陳阿哲不見了耶!真的假的啊?」阿邦緊張地說

突然小狗飛奔也似地把我的手機踢滑到床底下。

咻咻咻~

「靠北!什麼聲音啊~喂~」手機的阿邦還在說話…
「臭狗!你在幹麻?發瘋啊?」
小狗露出無辜的表情就走掉了…

「喂?」我問問看對面的阿邦還在不在
「靠北喔!剛剛是什麼啊!」阿邦大罵…

突然小狗又飛奔過來了…我趕快拿起電話。

「嗯,學長走了,我明天再跟你說,我要先去忙了。 」
趕快掛掉電話,因為我發現到了一些不敢相信的事情…

「靠…靠自己的力量!」
狗兒沒有反應。
「靠邊走!」
還是沒有反應。
「靠別人!」、「靠夭!」、「靠母!」
都沒反應。
「靠…靠…靠北……」
「汪汪汪!汪汪!」小狗興奮地回應

「死了啦!看看你把狗兒弄成這樣!他以為他的名字是靠北啦!!阿嗚…以後我要怎麼叫他!」
雖然學長聽不到,但是我還是欲哭無淚地小聲OS。

「靠北,今晚待在這裡要乖乖喔!」
我摸了摸在水泥屋內靠北的頭,他可能聽不懂,但是我希望他可以睡得好。
雖然不是我的寵物,但是我還是很希望他能在我身邊,
也許是取了名字…應該真的有感情了吧?

輕輕闔上木頭小柵欄,靠北無辜的眼神對著我一直水汪汪地閃著。

「這是他第一天住在這吧?」

晚上的樹下太暗,我看不清楚是誰發出來的聲音。
陰影緩緩向前走來,原來是阿邦。

「嗯,是啊,我怕他不習慣…」我點點頭
「放心啦,我阿邦做出來的屋子一定可靠的!夜夜好眠一覺到天明!」阿邦拍拍胸舖。
「呵呵,我最近倒是失眠了,乾脆我也進去去睡吧。」我開玩笑地說
「好啊!那你就下去吧!」語畢,阿邦就作勢把我推進去。
「吼!你在幹麻啦,不好笑!」

「話說回來,阿倫你電話的事情還沒說完,怎麼就匆促掛了?」阿邦問
「唉,說到這個我就頭大…學長他嘴巴髒,結果說著說著小狗就以為他的名字叫靠北…」
「靠!真的假的?」阿邦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我
「嗯,你看好喔。」

我向後退一兩公尺,打開柵欄,對著裡面的狗狗說
「靠北!」

忽然小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超快速度,判斷時速約有300公里衝向我,
感覺很像是不捨主人坐高鐵離開他一路跟著高鐵跑卻還比主人快到高雄一樣…
伴隨著恐怖的狗吠超音波,速度快到掉落的毛尚未躺在地上就被吹走,

噗的一聲,小狗衝向我的懷裡搖尾巴。
「看到了沒,他真的認為他的名字是靠北。」我抬頭對阿邦…咦?

擋在我兩之間的阿邦,被撞開了,跌落在水泥屋裡面。

「幹!他怎麼拉屎了!我差點坐到屎!」阿邦對著屁股下面的狗屎驚呼
「哇塞,你這一坐下去就爽了!」我驚呼
「靠北!真的好險! … 別別過來啊!幹!」阿邦話還沒說完,小狗就往他那邊衝去。

「我的褲子…幹~~~~~~~~」阿邦大喊著
「哈哈,你快回你宿舍洗澡吧!哈哈哈哈~~」我笑到快瘋了。

回到宿舍也已經兩點半了,不趕快睡明天大概會起不來吧,
雖然我們都在笑,但是都用很擔心的眼神看著靠北…

【他被領養真的是幸福嗎?】

我從阿邦的眼神看得出來他在跟我想著一樣的問題。
…好吧,其實我也不確定,他心裡也可能是在想這隻死狗怎麼那麼快就拉屎了吧。

禮拜五到了,今天的太陽特別大,從東邊緩緩升起,照亮大地。
呃…反正我國小社會學得不好,就算今天從西邊升起我也不會發現…

「晨集晨集啊~快點快點站好~」舍監又扯著他的老嗓
「阿邦,你的眼睛還是閉著耶…」我驚訝地看著阿邦
「真的沒睡飽…還不是因為靠北…」阿邦話沒說完
「幹!我忘了把狗帶回去!」我大喊

「啥的狗啊?」舍監走到我面前
「沒…沒有啦,那個那個…我說我家裡面!」我支支吾吾說著
「嗯,你最好養狗別讓俺發現啊…」舍監用懷疑眼神我
說完舍監就走了。
「靠北喔!你叫那麼大聲作什麼啊…」阿邦睜大眼睛看我

「……汪汪汪…汪!」

媽啦靠北居然回話了!忽然發現水泥屋就在我們集合地方對面而已!
「欸…你有聽到嗎…?」我臉頰掛著一滴汗問
「嗯,我從來不知道狗的聽覺也很靈敏…看來以後要罵小聲一點了。」阿邦說
「問題的重點不在這邊吧!你可不可以少罵兩句啊!」我快瘋了

「不過好險人的聽覺也不靈敏…尤其是舍監那種老頭。 」阿邦說
「哈哈哈!說的也是哦!」我笑了

晨集結束,我就快速衝向水泥屋給靠北丟一碗寶路。
決定了!這個週休反正爸媽要去工廠加工,我就在學校陪靠北好了。

到了期待以久的夜晚,趕快去水泥屋把靠北迎接到寢室廁所裡面。

「小靠北~我把你帶回… …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靠北不見了!

「阿邦阿邦!靠北不見了!」我趕快撥電話給阿邦
「什麼不見了?」阿邦問
「靠北!」我大聲回答
「幹!」阿邦可能以為我在罵他
「我是說小狗靠北不見了!」我沒時間跟他鬧了
「啊!怎麼會不見啊!我早上有聽到聲音啊!」阿邦很驚訝大吼
「你等等下來幫我找找看啦!被舍監抓到就完蛋了!」

「你說被誰抓來著?」一個熟悉的聲音
「舍…舍監…」我緩緩抬起頭,把電話掛掉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舍監抱著靠北…
這一瞬間我覺得有好多好多畫面在我眼前閃過,
包括大雄養小恐龍被他媽發現、小丸子的小貓小不點死掉、卜派跟辛巴達大戰、Seed的乳搖…
(好吧,其實有些沒關係)
我想著被發現,除了狗狗要離開我們,爸媽會斥責我們,學校會處罰我們…
甚至不讓我住宿了那該如何是好…?

「這就是你說的狗吧?」舍監用那外省腔說著
「是的…。」
我既然敢養他,就不會不敢承認他是我的狗!
我們一起幫你築過水泥屋、我的手機被你踢到床底、阿邦坐到屎…
即使畢業了,大家一起構成的友情網也帶不走的!

「老頭!你在幹啥!」一個聲音大叫
「阿邦!」我轉頭過去
看到一個背著月光的影子正在喘氣,看起來跑得很趕,
手指著舍監或者是舍監胸前的狗,這人是阿邦。

「學校可以養狗嗎?」舍監問
「我是跟他一起養的,你要處罰就連帶我一起。」阿邦低頭說
「阿邦,你怎麼…」
「笨蛋…大笨蛋…!我們大家都是朋友啊!怎麼可以自己承擔呢!」阿邦微微笑
「…幹你娘,你以為你是日本動畫男主角喔…」我受不了罵了出來
「…操…。」阿邦說

「兩個,跟俺來舍監休息室一下。」舍監手一揮,就抱著靠北轉身離去
「喔。」
我們兩個心不甘情不願地尾隨他而去,沒看錯的話阿邦還對他比了中指。

「俺問你,學校能不能養狗?」
舍監問了這個問題,很像是那種老闆被踢出公司回去卻發現自己看不起的職員已經坐上董事長的椅子緩緩地轉過來那種氣勢。
「…我真的很想問他那舍監休息室能不能看A片。」阿邦小聲說
「你少說兩句啦!現在這情況是我們錯。」我趕快對很容易衝動的阿邦說

「…不能養。」我回答
「那你們要怎麼跟俺交代這隻狗?」舍監問

雖然有點對不起學長,但是我只好把所有的實情都說了出來。
心裡面還是有所不甘,居然還是撐不住這個禮拜五…
舍監聽完之後,我們已經準備好領檢討表了,雖然養狗很誇張…但是我想也是一大壯舉吧。
只要對得起自己良心就好了,看著靠北…我只能說我也盡力了。

「學期末了,俺讓你們養。」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我那一瞬間還在想舍監是不是老番癲了!
我跟阿邦不可置信地對看,接著目光馬上轉移到舍監性感(噁)的嘴唇上,因為他好像還想說什麼。
「但是平時宿舍清潔時間得寄養在俺這。」
「為什麼?」我問
「宿舍的清潔人員是越傭,他也不知道怕不怕狗啥的,讓他看到狗一定會大叫啊啥的。」
「好吧!看不出來老頭你還真有人性啊!」阿邦點點頭
「對啦!俺忘了,這隻狗叫啥的?」舍監問

「靠北」我因為習慣所以就說出來了

「他奶的熊!俺去打松滬到現在都還沒被人給罵過呀你呀!」舍監氣到臉都紅了
「舍監舍監我不是在罵你啊!」
我敲敲自己頭,自己居然在剛剛說明一切的時候忘了跟他說狗狗名字的由來…

經過了一番說明,
「唉呀,那個陳賢哲真不是個東西!」舍監偷罵被我聽到
「我也不想這樣叫他啊~可是換其他名字他就是沒有反應!」我嘆口氣
「你們兩個快回去唄!很晚了。」舍監擺擺手
「老頭晚安。」阿邦揮揮手

剛進來這間學校的時候,以為他是一個老軍人,很兇的樣子…
可是某天晚上去找他問他備份鑰匙的事情,忽然發現裡面有吟哦聲!
結果仔細偷窺,果然如我們想得一樣…
從此以後他在我們心中就是『看成人片裝權威的色老頭』,
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們跟舍監更近了。

到了禮拜一,轉回到日間部,社會組前段班,我班上的位子坐在窗邊。
「就是她就是她!好正哦!」
這個喜歡看學校正妹的是阿亮,沒有女朋友然後很輕浮。
長得不是很高,但是戴著粗框也蠻有個性的,功課不大好就是了。

「你每天只會看正妹,會沒前途吧!」我嘲笑
「阿倫,你是絕緣體喔?」阿亮跑到我旁邊
「不,我想我們高二也快高三必須要進行學測複習計畫~」我緩緩地說

我感覺不大對,轉頭一看才發現那個女生好像躲在牆壁柱子旁邊聽我說完話才跑。
隔節體育課回來我發現我桌上多了一張紙條信。
打開來上面寫著
【To阿倫
      嗨!我是今天被你們班阿亮說是正妹的女生!
我的名字叫做溫小婷,你叫我婷就可以了,我是阿邦的好朋友,
他已經跟我說你養狗的事情了,我也是住宿生,那麼我們放學之後在餐廳見吧!
                                   By婷】

阿邦這小子!居然洩漏秘密!萬一她是大嘴巴怎麼辦!?
承認拿到這封信的第一瞬間我很生氣。

到了晚上吃飯時間

「阿邦,你為什麼要把事情跟那個叫婷的說?」我興師問罪
「唉呀~因為那個…你知道的嘛!」阿邦含糊回答
「知道什麼?」我問到底

「因為阿邦跟那個婷是曖昧關係。」阿邦班上的一個女生在我耳邊跟我說
這個女生長得蠻可愛的,
眼睛很大又很亮,那種臉型綁斜馬尾恰到好處的可愛又不會太做作,
說話直率不會刻意放柔裝氣質,又是萌到不行的貧…(這句看不懂沒關係)
不過不是我喜歡那一型就是了。
「…是這樣喔,這樣也太不應該了吧…」我嘴中滴咕著。

「嗨!阿倫!」一個蠻漂亮的女孩子叫我…是婷啊。
「嗨,你好啊!」我也禮貌性地回話

那個女的又拍了拍我肩膀示意叫我轉過去聽她說話。

「阿倫你怎麼跟她走在一起啊?」阿邦班上的那個女生問
「就剛剛在校園認識的。」我回

我把頭轉過去

「欸,婷抱歉我等等要帶去宿舍吃,你先去陪阿邦。」我說
「嗯…好吧,那我明天再問你問題好了。」婷有點失望
「有什麼事情是只能問我不能問阿邦的嗎?」我問
「沒,沒什麼啦!呵呵…」婷傻傻地笑

雖然我稱不上是喜歡,但是她的笑卻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中…
雖然我稱不上是陶醉,但是卻覺得靠北難忘的大便臭早已經在我腦中消散。

接著有三天我因為期末考跟婷失去聯絡,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居然晚上睡不好,
忘了幫靠北添寶路,忘了跟舍監要回靠北,
忘了繳作業,每天等手機響…每天問阿邦曖昧關係進展的怎樣…
想知道關於婷的消息卻又不想知道他們兩有什麼進展。

「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婷了吧?」

赫!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耳朵旁邊,害得我口中的午餐差點噴出來。
原來是阿邦班上那個女生。

「呵呵,我看你這幾天都心神不寧的~」
「我哪有啊!」我把頭撇開
「還說沒有?你看這是什麼?」
這女的手上拿著我的學生證在晃…

翻一翻書包…「你這傢伙什麼時候把它偷走了!?」
「我哪有用偷的!我光明正大地拿!你自己都沒發現還敢說你沒恍神!」她大聲
「還我啦!」沒有那張我就不能領便當了
「好啦好啦,拿去!今天禮拜五,婷她會去一趟餐廳。」她說
「嗯,知道了。」我應
「對了,我還沒跟你說名字吧,你叫我湘就好了。」
「知道囉,欸對了!你怎麼會知道我叫阿倫」我疑惑,上次在餐廳她就叫過了
「阿邦有跟我說阿~我先走囉,拜!」她悠閒地說
「嗯嗯,拜。」


天啊,阿邦到底說出去了哪些!?
背脊一涼…想到這邊我不禁顫抖了一下。


…其實是因為我尿急。

到了餐廳,發現阿邦跟婷走在一起,真的有夠曖昧的…
可是我也曾經曖昧過,到最後的結果就是被拿走了很多好處卻又沒有理由理論。
不是跟某首歌很像嗎,可是我覺得那首歌寫得太美了。
所以我當下並不看好曖昧狀態下的女生,因為我不知道她的葫蘆裡面賣什麼藥。

「耶?嗨~!阿倫!」阿邦對我揮手
「嗨阿邦~」我回
「嗨嗨阿倫!」婷也揮揮手
婷跟我說話的時候…我覺得心中有種莫名的歸屬感,
也許只是對她的一種好奇心吧…告訴自己不可以喜歡上她。
沒有那麼容易啊!人家小說裡面女生追得要死男生都不為所動,
我怎麼可以看到女生就心動呢?
但是憑良心說,她跟湘的感覺真的不一樣,說不出來的。

「嗯,嗨,好久不見了。」我也揮揮手
「搞什麼啊,你跟她也很熟了?」阿邦眼睛瞇成一直線

他在吃醋嗎?
「幹麻~你吃醋哦?」湘突然在我後面出現了,在旁邊偷偷說
嚇了我一跳,突然有人把我心裡面的話完全複製說了出來論誰都會挫到。
「你什麼時候出現的?」我轉頭過去問
「噗…你們氣氛正僵的時候呀!」湘調皮地笑了笑

其實湘是大家公認傻傻的很可愛的女生,跟婷不太一樣。
可是在大家的眼中阿邦已經算是婷的準男友了,所以就被偷偷掛牌死會囉~
阿邦本身是很開心,可是婷卻都不以明顯的言語表明他跟阿邦的關係。
哈哈,兩個都被我給認識了,我可不認為我有這種後宮命。

至少我不大有興趣。

「呵呵…旁邊坐吧,我腳好酸噢。」婷打破僵局
「嗯嗯,我們到那邊吧!」阿邦說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樣的阿邦,跟平常豪放的他相比有點過分收斂…
我不覺得婷是那種討厭說髒話男生的人,只是阿邦這樣變得有點…神經質吧?
跟他聊不上來,好像有婷在他就變成小狗一樣。

小狗…?啊死了,靠北還在舍監那邊…
「欸抱歉,我忘記去舍監那邊領靠北!」我跟邦說
「啊?」婷聽不懂
「那我等等再過去。」阿邦應
「阿倫我跟你去!」湘也跑過來了。

「你是不要小狗了是吧?有新歡了?」舍監眼睛看了看湘
「她不是啦,我只是最近要考期末考忘記小狗了…」我低頭
「只是你的寶路怎麼藏在廁所讓俺找得忒久啊!」舍監有點生氣
「原來靠北就是這隻狗的名字啊!好難聽哦!」湘看到狗嚇了一跳
「是啊,可是不是我取的,是另外一個室友學長。」我趕快澄清
「那怎麼變成你養?」湘眨了眨眼看著我問
「因…因為…」我把頭撇開
「因為什麼?」湘又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他去中輟。」
我又沒有提前想好答案,我只好就這樣說出來了啊…
「蛤?」湘也嚇了一跳
「他就休學了啦,小狗留下來給我養了咩!」我想到學長還是覺得很受不了
「呀嘿!這樣好!小狗狗給我養好了!我家裡剛好可以養狗~」湘大叫

真的那麼剛好?雖然養他對大家而言有點累贅,可是真正要給湘養卻又給不下手…
我確定我們真的有感情了…而且阿邦也不知道怎麼想,水泥屋也不知道怎麼辦…
可是這樣對大家都好吧…?也許到了放假時間我也帶不回家更不可能不回家…

「你安心啦!你要看他隨時來我家咩~」湘趕快補上

對喔?我可以去湘家看靠北呀!又不是天人永隔了!
「嗯,可是我還要跟阿邦說一下,你等我哦。」我拿起手機要撥電話給阿邦

咦?有一封簡訊…

【To阿倫
      我想請你以後看到我跟婷在一起就別來打擾我們好嗎?
By阿邦】

呃…先是一陣汗顏,
為什麼要跟他計較,談戀愛的人應該本來就比較神經質吧…唉,
既然他都說不想養了,我就給湘吧,反正他也不會有空跟我討論。

「嗯,湘你這裡拜五放學後就帶回去養吧,我有空再去看他。」我說
「嗯!謝謝你!」湘笑了
「那你等我一下,我等等去寢室拿狗食給你。」
「好。」湘回

我走到宿舍樓下卻看到阿邦也剛好經過。
「阿邦?你在這邊做什麼?」我問
「簡訊你看到了嗎?」阿邦口氣有點愧疚
「嗯?我大概了解你的意思。」
「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婷說話了?」
「…啊?」
阿邦要求會不會過分誇張了?我心想

「因為我覺得有點…」阿邦吞吞吐吐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我不懂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沒辦法控制我自己這樣…」
「我想談戀愛中的人大概就是這樣吧,我不會怪你。」

說在嘴中,痛在心裡,
為什麼會痛?我想我真的喜歡上婷了吧…
我真遜…不過才兩天而已!

「你真的是拿超久的耶!」湘走過來

「你咧?跟他有沒有進展?」阿邦用手肘敲敲我的手臂
「我…」
「嗯?」
「我只是…」
「你怎樣?」
「我對湘她沒有什麼興趣…」

「我覺得她很正啊!如果沒有婷我大概就去追他了。」
「嗯……」我沉思著

靠北跟寶路也拿給湘了,婷跟阿邦的曖昧關係還是沒有改變,
阿邦也跟我還有舍監一起照顧靠北…就這樣平靜地過了兩三個禮拜,

一件大事發生了。

冬春交際的早晨,冬雪未融(哪來的冬雪),
一切還在公雞鳴叫之前, 腦袋想著我現在在哪裡?
帶有一絲不滿足的表情起床,伸了一個不甘心的懶腰過後,
拿了一副不便宜的眼鏡戴上,我惺忪的睡眼張開了。

幹你娘!到底是誰把我叫起來的啊!

「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阿倫…」
這個聲音記熟悉又討人厭,有點煩但是又不能抗拒,
帶有一點台客的口音卻又不像五百來得帥氣。
這傢伙我應該認識吧?而且我曾經跟他很熟。

「學長!!!!」

我確定就是他!陳賢哲!
我大叫一聲馬上坐起床,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七分熟的面孔。
看到他好想流淚,但是並不是因為傷心,更不是喜極而泣…只是不懂為什麼讓我吃那麼多苦。
看到他好想學學連續劇的女主角捶他的胸,但是並不是輕捶,而是墊著電話簿用榔頭猛幹。

「你怎麼回來了?」內心激昂澎湃的我還是勉強擠出這句話。
「狗狗呢?」學長問

幹…回來第一個就狗…我連一隻搖尾巴的四足動物都不足嗎…嗚…

「狗在舍監那邊。」
「啊!?被抓了!?那我的高樹瑪麗亞不就白白犧牲了…」學長狠瞪著我
「嗯…以某些層面來說是被抓了…可是舍監願意讓我們一起養。」
「那個死老頭!?為什麼啊??」他眼睛睜得很大
「他說學期末了,可是現在新學期都開始了,我看他也慢慢喜歡靠北吧。」
「靠北?哈哈你越來越帶種了!」學長以為我在罵舍監吧
「不是,狗的名字叫靠北。」
「幹你墓仔缽喔!你們怎麼給他取那麼難聽的名字啊?」
「靠北!都你在那邊靠北靠北叫他才會以為他名字叫靠北啦!」
(和尚端湯上塔塔滑湯灑湯燙塔…)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面要OS這句,可能剛剛說的很像繞口令吧。

「是這樣喔?好啦,那我先去找阿邦了。」
馬上又把靠北的事情丟在一邊,我真的好想屑爆他…

*屑:注音為[ㄙㄟˋ]←解釋用非注音文,意思就是手指併攏往對方後腦杓拍下去的動作。

「學長,那你什麼時候要走?」
「我還在跑路,只是幫家裡回來看看住家的情況,很快就走了。」
「嗯,知道了。」

爬起來,刷牙洗臉梳頭理毛拉屎,準備好書包往校園移動的時候…
…「果真是在跑路。」
我看到好幾個穿黑西裝的流氓在學校晃來晃去,該不會真的是抓學長的吧?

「喂」一個低沉的聲音叫住我
轉頭過去,是一個光頭,戴著墨鏡穿著黑西裝只差臉上沒有刀疤!
一看就知道是來抓人的正港黑道討債集團。
「你認不認識…陳腎哲?」

我快要笑死了,陳"腎"哲是誰…

「你認識就快說,我不喜歡別人跟我盧以及跟我說謊。」低沉男人說話
「陳腎哲?我不認識…」
我沒說謊啊,我只認是陳賢哲不認識陳腎哲…

「你是說陳賢哲吧?我認識他。」
是婷。

「嗯嗯,對!你好,請問你可以告訴我他在哪裡嗎?」男人說
「他現在應該在科學大樓四樓鬼混。」婷緩緩說
「了解,謝謝。」男人轉頭就走
我眼睛睜得可大了
「第一,你居然敢跟這男人說話,第二,你的說謊功夫真強!」我拍拍手
「什麼說謊?我沒有騙他啊!」

婷看著我
我看著婷

「話說你怎麼認識陳賢哲?」我問
「他…是我前男友。」這句話從婷的口中說出
在我腦中一直不停迴響

為什麼會迴響呢?因為我對婷的眼光感到詞窮,還有我一直以為學長沒有女朋友是錯的。
不管是哪樣,對我而言都是很大的打擊。
算了,何必想那麼多呢?驚訝也驚訝過了不是嗎?

「你覺得他是怎麼樣的人?你們又為什麼要分開?」我好奇地問
「啊…這個故事好久遠,我們先去餐廳吧!慢慢聊」婷說
「嗯,我們走吧。」

咦?我們是不是忘了什麼?
     ……
【完了…】

我們倆同時回頭目光朝向那棟建築物。

「嗚阿~~!!放開我~~~!!我身上沒有錢~~!!」
一個微弱又悽慘的聲音從四樓傳過來。

話說回來,現在應該是要報警才是!
「婷!趕快打110!剛剛那是討債集團!」我說
「討、討債!?阿哲怎麼會欠債??」婷眼睛睜很大
「是他家裡面有欠債,他們要跑路,他順道回來看看。」
「快點!手機借我!我趕快打110!」

我拿出了手機,跟我接觸那婷的手,雖然有點冰冷,但是皮膚是天生的好…
像是纖弱的琉璃般細緻,看著她的臉上浮起淡淡紅暈…
那種無可自拔的感覺又再度浮現。
我決定了!就在這裡跟他告白吧…!!

「婷…」
「喂?????110嗎!!!!~~~~我這裡是…」
婷的大音量馬上把我的聲音壓住。

想想也對,學長被黑道抓…我居然還想跟自己朋友的曖昧對象告白?
也許對方只把我當作普通朋友吧!如果這樣魯莽地說出來恐怕只會讓狀況更混亂。
好吧!現在還不是我告白的時候…我太衝動了…這樣不行!
冷靜一點!現在趕快報警才是真的!

警察來了,學長也被黑道釋放了。

「待不下去了,我看我也要回去了吧。」學長黯淡地說
「學長我問你,你的前女友是溫小婷?」我還是抱有質疑
「嗯…是啊…你怎麼會知道?」
「你今天在科大的時候,就是婷爆料說你在那邊的。」

「…什麼?你認識她?」學長一臉驚慌

「怎麼?我不能認識她嗎?」我滿心疑惑
「她最近怎麼樣?」
學長激動地按住我的肩膀,好像在質問殺人犯為什麼要殺她老婆一樣,
我開始發現學長跟她的關係應該不是那麼的單純。

我好像了解了一些事實。

記得那次,學長離開的前一個晚上我在半夜有聽到學長講電話的聲音。
『喂?我哲…嗯…我撿到了跟阿白長得一模一樣的狗…嗯…對…』
跟阿白一模一樣的狗?應該是靠北吧?
『嗯…我現在準備好了,我不打算跟她說…』
準備好?是指他之前的跑路嗎?

「婷啊~他最近不錯…」
「那…他有沒有新的…男朋友?」學長聲音越來越小
「沒有!男朋友沒有!(曖昧對象倒有一個)←OS」我說
「帶我去看看他吧!」學長乾脆地說
「我覺得我該先去把靠北接回來,他今天晚上要被放在宿舍,婷應該在餐廳。」
「嗯,好,那我先去餐廳找他了。」學長走了

啊!我忘記我把靠北給湘帶回家了,真的有一點想念那隻狗,
果然是缺少不了牠嗎?畢業的話…牠該怎麼辦呢?
算了!還是過好這個高中生活吧!

到了午後,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一樣,
陽光照著大地,也照著我的肩膀…
溫暖地好像一雙手臂架在我的脖子上一樣。

咦?還真的有一雙手?

「嗨!阿倫~!」

我轉頭,原來是湘。

「你狗帶回去了?」我問
「嗯!我把他放在院子裡!你放學要不要跟我過去看?」湘問
「好,我回家之前去看看好了。」

「喂!快點去餐廳!阿邦跟一個校外男的打架了!」
是阿亮,他大叫著

餐廳?阿邦?該不會校外男是學長吧!?

「喂!快點去餐廳!阿邦跟一個校外男的打架了!」
是阿亮,他大叫著

餐廳?阿邦?該不會校外男是學長吧!?

「然後呢?你是來翻舊帳是吧!?」
「你在說什麼啊?我不能回來看看他?」

完了,我晚來了…阿邦跟學長吵起來了…
我真笨!早該想到阿邦會陪著婷,居然還向他說婷的所在?
湘在旁邊看傻了,因為他沒看過阿邦那麼兇過,
但是事實上我已經看過很多遍了,阿邦就是這樣衝動。

「他現在是我女朋友啊!」阿邦大喊

學長狠狠往我這邊盯了一眼,好似一把利刃插在我的眼珠上,
我的眼神拔不開,卻又不知道為什麼他要看著我!
當我的腦袋迴轉到了剛才我跟學長的對話,我才發現學長誤會了。

【沒有!男朋友沒有! … 】

「你這傢伙!我有需要你同情嗎?女朋友被追走又怎樣?你故意讓我出糗嗎?」

框!

這個火熱的拳頭打在我的臉頰上。
這拳充滿了不信任跟失望…還帶有一些羞恥。

「啊!!!!你幹麻打人啊!」湘尖叫

「陳彥邦!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朋友!我根本沒答應!」婷大叫著

我撫著臉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要我反擊我也打不下去。
我無言了,全身僵硬站在這邊只知道兩眼看著婷到底想說些什麼。
學長也無言了,他也是兩眼空洞地看著我,
他應該也不知道該跟我道歉還是反回去打阿邦…
狀況除了膠著還帶有一點混亂。

「我現在該怎麼辦啊…?」阿亮在旁邊小聲地問
「私下解決。」我擺擺手
「私下解決是你說的嗎?這傢伙…」學長大聲說
「幹麻?現在被打的人是誰?你還想打他、還想惹事嗎?」我大喊

「我受夠了!受夠了你們這些人了!」婷突然大喊

「你不能這樣啊!那我怎麼辦?」阿邦問
「我管你怎麼辦!你自私做出這些無聊的決定?我有答應嗎?我算什麼?」婷問
「那你要怎麼辦?」學長問
「我要轉學!我不想待在這邊了!」

為了這點事情就轉學?不可能吧。

「你應該是在說氣話吧?轉學?」阿邦不可置信地問

「不,真的要轉。」婷堅決地說

婷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無言的五個人。

「剛剛是誰在這邊打架的?通通給我過來!」
訓導主任出現了,不知道是誰看到之後通風報信,
這種爭風吃醋打架的事情通常弄到最後處分都蠻嚴重的…
何況學長是校外人,跟校外人打架罪更加一等…我們幾個都不知怎麼辦才好…
但是就在這時候,學長指著我。

「我剛剛打了這個人一拳,但是這是一場誤會。」學長眼神堅定地開口
「我剛剛嗆他,但是也是誤會一場。」阿邦看著學長
「所以你被打了?」主任往我臉這邊看一下,看我帥嗎?並不是,好像想找找看拳傷在哪
「沒,其實也只是被拳頭擦到而已,我閃過了。」我擦擦汗
「那你們兩呢?」主任轉頭過去看湘跟阿亮
「我…我是…原本一個經過的同學。」湘緩緩開口,也許他害怕提出婷的名字會把婷捲進去。
「我也只是在旁邊吃滷肉飯而已,打得有夠激烈。」阿亮眼神往旁邊分散

「那好,這個校外的嗆人的兩個跟我來訓導處解釋什麼誤會。」

主任把他們帶走了,我們也準備散了,待在這種氣氛下論誰都不能承受。
話才剛說完,主任又退後幾步轉頭過來了。

「那個阿亮你過來一下,關於你染髮的事情也需要談談。」主任微笑招招手
「幹…衰小…」阿亮也走了

剩下我跟湘兩人,可是現在不是上課時間,要我去也不知道要去哪,先回宿舍吧。

陽光照射下的操場,繁盛清涼的樹蔭格外顯眼,湘先走,而我決定在這休息。
站在一樣熟悉的樹下,我感覺格外的沉重,我們大家之間的關係其實不複雜吧,
卻因為一份單純的感情弄成這樣,我從來沒感受到這麼大的壓力,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錯。

雙腿打開蹲坐在樹根上,真想讓樹蔭的溫度澆熄掉我心中的煩躁。
雙手撫著滿是汗的臉,真希望在手掌的黑暗中理解些什麼,來分散這種痛苦。
也許不該叫學長找婷,也許不該讓阿邦跟婷在一起…

「靠北…怎麼會這樣…」我小聲滴咕出心裡話

忽然背景音樂轉換!變成西班牙鬥牛曲!

「汪!汪汪!」

突然一隻小狗向我飛奔而來,鬼嘯似的急速在沙土上奔馳,
形同鑽子的狗頭好似看到木頭般瘋狂地衝刺。

「啊啊!是靠北!是靠北!我好想你啊!!!」
……
當我回過神來,我發現我張開腿的下盤好像就是那塊要被鑽的木頭。

「幹!靠北!不要!不要!不要過來啊!」我大聲喊

砰!

…噢,我覺得好像有點痛…

不!根本就是非常痛!

「啊啊!啊呼呼呼!呼呼呼~~~」
男性撞到下盤的呻吟不是一般狀況可以形容,
我的雙手向下伸直整個人橫倒在地上不停地扭動雙腿,
就像是少了一個輪胎還暴衝的四驅車一樣原地快速旋轉。

眼冒金星中我看到湘的臉。

「天啊!!阿倫你還好吧!」湘迅速衝過來把靠北抱走
「靠…靠北怎麼…在這裡…?」我努力震動自己無力的聲帶問
「我剛剛只是想帶他來看看你,居然…天啊…!」湘看到我狼狽的樣子
「靠…靠北…」我已經不知道是在叫狗還是在罵髒話了
「汪!」靠北回了一聲

過了五分鐘,我終於努力坐了起來。

「阿倫你等等去我家看看靠北的狗屋好不好?」湘問
「嗯,我等等也沒事。」我回
「我要去幫教務處送資料,等等我要回去我打個手機通知你哦!」湘笑了
「那我先去訓導處看看阿邦跟學長他們怎麼樣了。」我說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改不改?」遠遠地就聽到主任罵人的聲音
我走近一點看,到底是要學長還是阿邦改?
「唔…好…我明天就去染回來…」

咦,好像不是阿邦也不是學長的聲音,他們倆不見人影了啊?大概是走了吧?
那算了,到處找找看他們在哪…

走了兩步

仔細一想,剛剛裡面那個人好像用求助的眼神看我?
再仔細一想,剛剛那個人好像是阿亮…

算了,不管他啦。

走到忠孝樓,我看到坐在走廊邊的阿邦。

「事情怎麼樣了?」我問
「沒怎樣,和解了婷還是要走,也沒差了。」阿邦黯淡地說
「呃…」我無言以對
「對了,你走路為什麼外八外八?」阿邦抬頭問
「那那個啊…我我我先去找學長了!」

我快速跑去,誰敢說自己是被狗撞到下盤啊…

找了許久,校園中還是找不到學長的身影,會不會是離校了?
現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宿舍了…先去那邊歇歇腳。

打開了門,我看到像是學長身影坐在小沙發上面,落地窗的背光讓我覺得他真的很黯淡。

「學長?」我小聲地叫
「嗯,不好意思,離校了還來宿舍裡面打擾你。」學長說
「等等我比你早離開宿舍的話,幫我鎖門。」因為我怕隨時湘會打電話來
「嗯。」

【我愛妳 妳是我的茱麗葉…我願意變成妳的梁山伯】
手機響了…

「喂?」
「阿倫,我資料送完了,你到校門口等我哦!」
「嗯,我現在就過去。」

「學長,鑰匙在這邊,等等你離開幫我鎖門,鑰匙放我置物櫃。」
「嗯,路上小心。」學長揮揮手
「那我走了!」
 下一篇

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